图片 3

中国军机空中加油试飞传奇:两机机翼相距0.6米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奥巴马政权曾宣称“若得知IS领导人所在地,将派特种部队斩首”。

科纳克里消息:当地时间22日,几内亚总统孔戴在科纳克里会见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
杨洁篪转达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孔戴的问候。杨洁篪表示,此访的主要目的是落实两国领导人共识和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成果,促进中几合作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中方愿全力推进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友好互利合作,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与几方深入探讨互利合作方案,努力将两国政治互信和经济互补优势转化为更多具体成果。杨洁篪祝贺孔戴当选非盟轮值主席,表示中国是非洲的真诚合作伙伴,中方支持孔戴履行主席职责,为维护非洲团结、促进非洲和平与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孔戴请杨洁篪转达他对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感谢习主席对发展几中关系的重视和中方长期以来对几提供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孔戴表示,几方希望继续与中方深化在能源、资源、农业、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的互利合作,欢迎中国企业来几投资,协助几内亚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加速经济社会发展。

资料图:常庆贤在歼-8受油机机舱内

美国加大叙利亚军事行动意在伊朗,IS只是次要目标 啸臻编译
美国战略文化基金会(Strategic Culture
Foundation)3月20日刊发署名文章称,美国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目标主要是伊朗,“伊斯兰国”只是其次要目标。
文章作者是印度前外交官巴德拉库马尔(Melkulangara
Bhadrakumar),曾任印度驻乌兹别克斯坦和土耳其大使,外交经历遍及中东,对中东问题研究超过30年。
作者分析了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上将在3月9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发表的声明,从而得出上述结论。
全文编译如下:
当前中东地区的两个主要“热点”——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共同“特征”——无疑是活跃在这些战场上的极端组织带给国际安全的巨大威胁。因此,叙利亚和利比亚急需国际社会增强打击恐怖主义和稳定地区局势的共同努力。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俄罗斯和美国都参与到叙利亚问题当中,这种情况有时也会带来一些实际作用,有时则让局势愈发紧张。例如,叙利亚化学武器的移除销毁工作和创建推动和平进程的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
但归根结底,从结果上看,俄罗斯和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表现是非常不理想的,这并不奇怪,因为执政末期奥巴马政府针对俄罗斯采取的遏制战略稳步侵蚀了两国战略互信。显然,当前俄罗斯和美国在应对叙利亚的恐怖主义挑战方面的协调合作,毫不夸张的说,实际上已经跌至谷底。奥巴马总统的最后几个月甚至出现了美俄关系灾难性下降。
当唐纳德·特朗普在去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获胜时,表达了希望在打击“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叙利亚境内其他极端组织上,加大与俄罗斯合作的想法。但到目前为止这些都尚未发生,而前景似乎一天天的在衰落。
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共同诉求——他们希望确保近期叙利亚北部战略要地曼比季的紧张局势不再冲突升级,避免分散各方力量共同打击“伊斯兰国”首都拉卡的注意力。也许这只是对曼比季周边局势演变的一种理解,它的范围很有限,不过是战术性的合作,完全没有任何政治沟通和外交协商的战略基础。
事实上,冲突的信号是从华盛顿发出的。虽然特朗普政府尚未阐明其中东政策,但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上将在3月9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发表的声明包含了五角大楼在叙利亚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
沃特尔的讲话是在五角大楼向白宫提交了关于一项新的中东战略的报告的9天后,因此它被认为是权威的,因为他们必须尊重目前华盛顿正在制定的中东政策。沃特尔的讲话中铺陈了如下要点:
——除非叙利亚问题中的“不安定的根源”得到解决,否则打败“伊斯兰国”可能只是一场损失惨重的胜利;
——伊朗强力支持着叙利亚政府; ——在目前资源有限的情况下,
美国在叙利亚的当务之急是拿下拉卡,然后是在叙利亚与约旦的边界上采取行动切断“伊斯兰国”的供给线;(评论:其战略目的看来应该是切断伊朗通往黎巴嫩要道,使得以色列不受威胁地对黎巴嫩真主党采取打击行动);
——尽管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时常乱搞,但它仍然是北约盟友,而且在共同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有关键的影响力;(评论:显然川普政权已经将拉卡行动推迟,等待4月16日土耳其公投后再做定夺)
——俄罗斯和伊朗都在叙利亚谋取地缘政治利益;(评论:
沃特尔将军完全忽略了俄伊两国在反恐行动中的贡献,几乎根本没有提及)
——五角大楼“仅仅在避免冲突的层次上”描述了美国和俄国在叙利亚的合作。
看起来美国并不是寻求一个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联盟,而这正是俄罗斯本来希望的。美国似乎已然偏好在其领导下的有限联盟,包括美国的欧洲伙伴,土耳其和海合会国家。(最近华盛顿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谴责声明,仍然排除了俄罗斯和伊朗)。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美国在叙利亚的首要优先事项究竟是让伊斯兰国彻底失败,还是全面遏制伊朗。
在美国看来,增强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影响力已经成为其区域盟国的迫切需求,因此,它是中东恢复美国霸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较长的时间里,一旦叙利亚局势稳定,如果叙利亚北部和东部是在美国控制下或者成为“影响范围”,这里就可以为用于连接卡塔尔到欧洲市场的天然气管道创造条件,这个不太重要的想法确实已经讨论了近十年。
奇怪的是,利比亚最近的事态发展也表明,美国对打击极端组织同样采取了类似的矛盾姿态。如果特朗普信守他的承诺,将反恐战争和打击IS作为最高优先级事项的话,美国就应该支持利比亚东部军阀哈利法·哈夫塔尔,从目前来看他是利比亚乱局中唯一有能力击败恐怖组织并在未来构建较为稳定的国家的一方。事实上,哈夫塔尔也恰好是美国安全机构情报部门较为熟悉的利比亚地区人物。
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奥巴马时代采取的低强度干预政策,并在暗中支持班加西的伊斯兰民兵组织来与哈夫塔尔势力对抗。
如果说,削弱伊朗的区域影响力似乎是美国在叙利亚的最高优先级事项,而当涉及利比亚时,它似乎依然是控制其巨大的石油资源的“旧故事”。不出所料,过去几个月,利比亚的石油港口已经成为各方激烈战斗的争夺焦点。

老常的试飞传奇 张子影
中国军人首次完成空中加油这一壮举的是特等功臣、特级试飞员常庆贤,试飞晚辈亲切地称呼他“老常”。
1、
老常,不怎么活跃的一个人。按今天的话说,是低调型的,每天飞行完了,自己提着飞行帽匆匆回宿舍。
老常话少,但老常干的工作已载入史册。老常珍藏着一批军功章和各种试飞资料,一张夹在活页中的手绘纸片引起我的注意。图上画的是空中加油时加受油机之间的关系位置数据,受油机与加油机机翼之间距离只有0.6米。两机在空中相距0.6米,这个数据让我目瞪口呆。这样小的距离不要说是在空中,就是在地面汽车行驶中也是不可想象的。话题就从这张纸片开始了,0.6米的距离就是当年压在所有试飞人心中最大的石头。
老常如今依然非常感谢当年十一航校的飞行员。1990年5月,王铁翼和他率领的团队在领先试飞中首先摸索了加受油机近距离编队的可行性,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突破。在此之前部队训练中最小的编队距离是5米,而加受油机加油编队时彼此之间是互相“咬合”的,从严格意义上讲距离是负值。国外的加油编队队形虽然也较小,但由于国外加油机的加油软管较长,加受油机之间的队形相对比较宽松,也就是说在加油试飞中,中国试飞员要遇到比外国飞行员更大的困难。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试飞部队黄炳新亲自挂帅,成立以常庆贤、汤连刚等试飞员组成的空中加油试飞员团队,常庆贤任首席试飞员。
试飞员小组成立了,但是,训练用的飞机还没有,加油机还在生产线上。黄炳新说,没有加油机我们就用歼击机吧。老常说没有教员就采用同乘编队飞行吧。汤连刚说我和老常一起飞。他们一起在歼-6、歼-7飞机上进行了几十架次的密集编队训练,队形从10×10米到5×5米最后飞到两架飞机几乎粘在了一起。“超密编队那个距离有多近呢?”我问。老常想了想说:“我能看到飞机身上的铆钉,还能看到长机飞行员脸上的胡子。那天他没有刮胡子被我看见了。”
老常云淡风轻的描述令我心惊肉跳。在空中,两架巨鹰用这样一种亲密的方式接触,考验的不仅是技术,更是胆量、胸怀和魄力。对于所有试飞人来说,密集编队都意味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甚至恐惧。仅仅学会掌握操纵要领是远远不够的。那是一种超越生死、超越自我的忘我状态,不亲身体验,无法言明。
对于试飞员来说,技术与经验都不是唯一的,更多的是心理品质的历练。老常慢悠悠地笑着说:“练到后来,恐惧变成了兴奋,突破了心理障碍。还有一点,我们抢到了时间。等加油机下线的时候,我们的团队已经准备好了。”
2、
接受加油工程任务时老常已经年满42岁,原是航校的高级教官,后因试飞需要,老常到试飞部队参与某型飞机的试飞工作。总部领导选择老常看中的就是他高超的飞行技术和丰富的飞行经验。空军规定飞行员43到45岁就该停飞了,也就是说,老常不仅开始向高技术、高风险挑战,更要与时间赛跑。因为留给老常的时间最多只有3年。一向低调的老常接到任务后给领导拍了胸脯:一定在停飞前拿下加油工程试飞任务。
这一年的夏天,上级调来了轰-X飞机,“老常们”终于可以进入实际编队飞行了。轰-X飞机是个大块头,巨大的机体给编队飞行员很大的压力。尤其是进入模拟对接位置飞行时,试飞员真正体验了夹在大飞机“胳肢窝”底下飞行的感受。老汤锁着眉头说:“得加快训练进度啊!”老常的脸黑了下来:“必须赶在加油机到来之前掌握加油机编队的驾驶技术。”那些日子每天的飞行计划量很大,飞行后试飞员还要和科研人员一起研究技术问题,老常每天忙到很晚。
这一天傍晚老常居然早到家了,他进门的时候连妻子都有点诧异,自从飞加受油后老常从来都是很晚回家。妻子看了看表又看了看他说:“怎么这么早?”老常换着鞋子嘀咕了一句说:“早吗?”妻子点点头说:“当然早,中央台的《新闻联播》还没有播完呢。”妻子再一次看了看电视说:“噢,完了。播完了,你看不成新闻了。”没有应答,老常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们的争分夺秒终于赶上了时间。一个月后,经过改装的受油机到了,他们一个月里飞了几十架次的编队训练。8月正是酷暑,老常的黑脸更黑了,一天下来,衣服都汗得结出了壳。9月底,他们完成了受油机与轰-X飞机的模拟加油编队飞行,万事俱备就等加油机的到来了。11月初,千呼万唤的加油机终于姗姗来到。
11月24日,真正对接的日子来了。清晨,为了赶在气流平稳的时段起飞,试飞员早早来到了机场,老常和加油机长申长生再次进行协同,然后沉着地爬上了飞机的悬梯。关舱门之前老常向场外看了看,跑道外面站满了人,空军的、总部的、航空工业部的、飞机公司的、试飞院的,还有自己试飞部队的。人人都眼巴巴地注视着。
加受油机对接试飞,行内俗称“干对接”,也就是只对接不加油。试飞的目的是熟悉对接加油技术,考核加油对接系统的工作可靠性和效能。“干对接”的成败对加油工程意义重大,尽管有了近一年的编队和模拟加油训练,但真正的对接今天还是第一次。部队指战员翘首以盼几十年、航空工业战线奋战2年多的加油工程今天就要见分晓了。老常不愧是老常,飞了几千个小时,他晒得黑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风云,其实老常的心里也是波不平浪不静的。
起飞、会合、编队,一切顺利,老常很快进入了预对接位置。老常:请求加油机长进入对接。加油机长申长生立刻回应:可以对接。老常轻轻推点油门,受油机缓缓地向前靠近了,5米、4米……随着距离缩小,平日里稳定的伞套此刻却不听话地跳起了舞。尽管在地面的研究中老常已经了解气流扰动的原理,但要在高速飞行中用加油探管对上飘忽的伞套却异常困难。
第一次对接不成功,老常又做了第2次、第3次……但是连续5次对接,都没有成功。必须稳定情绪退出加油编队了。老常平静地向加油机长报告:停止对接,返场着陆。飞机停靠在跑道一头,机场上所有的人都看到,走下飞机的老常提着飞行帽低着头,他兀自低头走着,目光不和任何人交错。
他喝了水,去了洗手间,然后对迎着他走过来的总工程师说了句:“让我想一想。”总工点点头,闪开了。老常走到休息室最角落的地方,放下飞行帽,把身体尽量多地靠在椅背上,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他的脑海中飞速回放着空中的飞行动态。半个小时后老常走出了休息室,他的脸上依然风平浪静。总工和战友们都聚了过来,他们重新研究了一遍技术。末了,老常的声音不徐不疾地说:“再飞一个起落,我相信可以成功。”
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天空一派湛蓝。媒体后来这样报道:“在全场人们热切殷殷的目光注视下,常庆贤毅然再次登上了飞机的悬梯。”起飞、会合、编队,一切照旧,老常又一次进入了预对接位置。他轻柔地、细细地推点油门,受油机缓缓地向前靠近了,5米、4米……再次来到距离伞套1米的位置上,老常的心情非常平静,稳住驾驶杆,眼看着受油探头慢慢地延伸,延伸,缓缓地、稳稳地插进了加油伞套上的加油口。
噢——加油机上的加油员激动地喊了起来,声音通过耳机清晰地传进老常耳朵,传到地面指挥台:对接成功了!老常稳稳地坐着,只是飞行帽下的眼睛闪了一下。当天老常共成功对接了3个架次,最长的一次对接后稳定保持达6分钟之久。团长汤连刚后来是这样回答媒体的:“一个成熟的试飞员,不光是要能争取成功,更要能够面对失败。”汤连刚的话一语成谶。对接成功的喜悦还没有散去,“老常们”又面对了新一轮的失败:在12月初的3次加油试飞中,连续出现加油探管折断的故障,尽管没有危及飞机的安全,但加油试飞遇到了严重的挫折。
为什么“干对接”能试飞成功,而加油试飞会导致探头连续折断呢?现场会开到了深夜。加油试飞副总师提出导致探头折断的主要原因是探头强度的问题,另外加油时软管内有油使软管刚度发生变化也是导致折断的重要原因。“老汤”针对探头折断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对老常说,国外资料上的对接速度差适合他们的长软管,我们的软管较短、刚度较大,对接速度差应该减小,问题就出在速度差上。
3、
12月19日,改进后的探头装上了飞机,万事俱备就等好天气的光临了。气象预报12月下旬有一股冷空气,搞飞行的人都知道冷空气降临就意味着好天气的到来,试飞部队提前做好了周密的计划,将冬季通常下午进场的飞行计划改在上午进场。
12月23日,阴霾笼罩了近半个月的机场,天空豁然晴朗。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打响,加受油机分别开车滑出,承载着航空人的期盼,两架战鹰轰鸣着腾空而起,紧接着伴飞飞机起飞,加油工程最惊心动魄的乐章奏响了。4000米高空的气流异常的稳定,加油机长申长生知道加油机飞行得越平稳,受油机的对接条件就越充分。根据规定加油飞行不能使用自动驾驶仪,整个加油航线足有12分钟,申长生稳稳地操纵飞机保持了整个航线的稳定飞行。
常庆贤驾驶着受油机按部就班地操作着,编队、加入加油队形、预对接编队、对接,受油机来到了距离伞套1米的关键位置。历史性的一刻到来了:11点24分,随着咔嚓一声响,加受油机对接成功,加油软管轻轻晃动一下后稳稳地将加受油机连接在一起。老常慢慢加油门向前缓慢推进,进入加油区域,加油灯燃亮了,加油成功了。试飞现场欢腾了。走下飞机那一刻老常终于还是激动了,他看见了欢呼的人群,看到老专家、老领导热泪盈眶的表情。
空中加油工程是中国航空工业的“争气工程”,它的首飞成功是我国航空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中国航空科技的重大突破。在没有外国技术支持的情况下,中国人完全靠着自己的力量实现空中加油,创造了试飞史上又一个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