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张自忠之孙:爷爷牺牲时 日军列队向他脱帽致敬

张自忠将军六孙张庆成深情讲述爷爷的抗战传奇———

当今美国和加拿大紧密的同盟关系,很难让人相信,一百多年前这两个国家曾数次兵戎相向,而人力和国力都明显处于劣势的加拿大,甚至还制订出主动进攻美国的“疯狂计划”。

原标题:抗战|武汉会战,中国抗战迎来战略转折点

尽忠报国,为国家民族取义成仁

加拿大和美国的相互敌视由来已久。北美独立战争期间,美国就曾两次进攻加拿大,试图摧毁英国在北美的后勤基地,并拉拢当时已战败的魁北克法裔站在自己一边参战。不料加拿大民兵在英军和与英国结盟的易洛魁印第安部落帮助下,两次击退美军进攻。

1938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为保卫武汉,在安徽、江西、河南、湖北等广大地域,与侵华日军展开了一场空前激烈的大厮杀。此战对中国抗战的走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75年前,长江沿畔,万人空巷,江水呜咽。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在运往重庆安葬途中,十余万军民不惧上空盘旋寻衅的敌机,自发来到江边跪拜送殡。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在延安隆重举行追悼会,毛主席亲自题写挽联“尽忠报国”。

美国独立后,美英在1795年签署《杰伊条约》,美国承认美加边界,以换取英国对美国独立的承认。然而美国独立运动领导人杰斐逊等人激烈反对《杰伊条约》,在他们看来,这个条约等于允许英国在美国卧榻之侧保留强大军事存在,美国应主动进攻加拿大,将英国人彻底赶出北美。

图片 1

青山有幸埋忠骨。70多年过去了,张自忠将军纪念园已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天从大江南北前来凭吊、缅怀的人群络绎不绝,墓地四周常年摆满了各式花圈。

图片 2

国内外形势正朝着中国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图片 3

1812年,美军进攻加拿大,却出人意料地遭到加拿大民兵的顽强抵抗,进展缓慢。英军利用加拿大民兵和易洛魁印第安人争取到的时间,从欧洲调集援兵大举增援,并一度攻占华盛顿(白宫就是在此役中被英军和加拿大民兵焚烧,战后不得不用白色涂料粉饰墙壁而得名)。

从世界范围看,世界法西斯与反法西斯力量之间的斗争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德、意加紧干涉西班牙内战,德国入侵奥地利,并染指捷克苏台德区。日本开始进行“北进”侵苏的战略试探。英、法、美等国为自身利益实行绥靖政策,在亚洲,对日本侵略采取姑息甚至纵容政策。但中国近一年的艰苦抗战,打破了日军迅速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也对英、美、法等国产生了震动。

十里长山,草木葱茏,紫荆怒放。盛夏时节,记者跟随张自忠将军六孙、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张庆成踏访将军战斗的足迹,在恢弘肃穆的纪念碑前、在英雄喋血的殉国战场,一幅气壮山河、感天动地的悲壮画卷徐徐展开。

图片 4

图片 5

忍辱负重,他为抗战大局蒙受不白之冤

上世纪初,加拿大联邦接到情报,称当时已十分强大的美国,正悄悄制订入侵并征服加拿大的战争计划。加拿大国防部十分紧张,组织一批年轻的军官研究对策。其中一名中校参谋布朗提出了“以攻为守”的大胆计划,即一旦发现美国有入侵企图,就先下手为强,向美国本土出击。

从国内形势看,经过近一年的英勇抵抗,中国军队不断消耗日军有生力量,有效迟滞了敌人的进攻。平型关、台儿庄等战役的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武装力量向敌后奋勇出击,整个抗日战场初步形成了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相互支持、相互配合的战略格局。

图片 6

按照布朗的推测,美国一旦入侵,将会东西并举,三路进攻,东路将是主攻方向,目标是当时加拿大最大城市蒙特利尔和第二大城市多伦多,商业中心汉密尔顿和首都渥太华,西路为牵制方向,目标是温哥华,而中路则是牵制方向,目标是“草原三省”的卡尔加里等据点。

从日本方面看,日军虽然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但并没有实现其“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七七事变爆发一周年的这一天,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在日记中郁闷地写道:“去年今日日中事变爆发以来,军事行动始终进展缓慢,与所谓速战速决之宗旨不和……回首过去,颇感当初计划有误,前途决不容乐观,感慨无量。”

“在我们老家山东,‘孬种’是非常侮辱人的称呼。祖父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汉奸、孬种!”张庆成说,九一八事变后,时任29军38师师长的张自忠,对蒋介石“镇静忍耐、不准抵抗”的做法拍案而起,愤慨地说“这是国人之悲,军人之耻”。1937年初,率团访日期间,张自忠不顾威胁利诱,义正词严责令日本当局降下中国馆对面的伪满国旗,凛然维护了国人尊严。

加拿大军队如果分路防守,肯定抵挡不住优势美军。因此布朗的计划是集中加拿大陆军主力于西线,在美军出击前出其不意地攻下西雅图、波特兰和斯波坎;中路则避实击虚,进攻法尔戈和尼亚加拉瀑布城,如果得手,便转攻明尼阿波利斯;东路军将面对美军主力,主要采取防守态势,若有机会应主动进攻奥尔巴尼。

双方均认识到此役将对自己的战略前途产生重大影响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时任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的张自忠接到命令,在北平、天津与日军进行交涉。孰料,日军一面与国民政府谈判,一面从关外调动大军,于7月28日大举进犯北平。28日早晨,蒋介石电令29军军长宋哲元“速撤离北平,到保定指挥”,而张自忠则被任命为北平代理市长,负责与日周旋,“以图缓和形势”。

“红色战争计划”直到1939年二战爆发才终止,加拿大人直到1974年美国解密才得知,并一度引发轩然大波,不知当时还健在的部分加拿大参与“布朗计划”军官,是否会倒吸一口凉气?

日军侵占南京后,国民政府虽西迁重庆,但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以及各国驻华使节均在武汉。为此,蒋介石发出了死守武汉的号召:“自从上海、南京失手,我们唯一的政治、外交、经济的中心在武汉,武汉绝不容再失,我们要维持国家的命脉,就一定要死守武汉,巩固武汉。”

这一次,沉默寡言的张将军落泪服从了。

图片 7

这一留,成了张自忠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

日本为实施其“北进”战略,也急欲攻取武汉,认为占领武汉“就能支配中国”,可以切断中国西北和西南的战略联系,破坏国共合作,迫使国民政府屈服,是“结束战争的最好机会”。

此后,不明真相的媒体和群众,愤怒地给张自忠扣上了“孬种”“汉奸”“卖国贼”等骂名。一些报纸用醒目的大标题配文,称张自忠为“张逆自忠”,讽刺他“自以为忠”。

为此,徐州会战甫一结束,双方便紧锣密鼓地展开军事部署。中国军队提出“应战于武汉之远方,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作战方针,强调“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进退为重,而在于自动地选择有利的作战地区,达成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之目的”。

“从抗战英雄一下沦为可耻汉奸,对于一个有着高度民族自尊心的军人而言,内心之煎熬、精神之痛苦,旁人无法想象。”张庆成抹着眼泪说,“在谩骂声中,祖父始终忍辱含垢与敌周旋,目的就是为29军大部队和军人家眷向目的地有序撤离争取时间,努力使京津免受屠城的重大损失。”

日军方面,为达成迅速攻取武汉的目标,将14个师团部署在华中,占其陆军总兵力的41%。先后投入作战的兵力达9个师团、1个旅团、2个支队和2个野战重炮旅团、2个战车联队,航空兵3个飞行联队,各型飞机300余架,海军第3舰队各型舰艇120余艘,共约25万人。

8月4日,卢沟桥畔。张自忠指着桥上昂然挺立的485只石狮子,对骄横无理的日本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愤怒地说:“这些狮子,象征我四万万同胞和几千万海外华人华侨,是任何人吞不下消化不了的!”几天后,张自忠愤然辞去所代职务,化装潜离北平。

以热血和生命演绎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的抗战活剧

翌年,张自忠被任命为59军代理军长,重回抗日队伍。归队当天,这位七尺男儿感极而泣,他对老部下们说:“今日回军,就是要带着大家去找死路,看将来为国家死在什么地方!”

“热血沸腾在鄱阳,火花飞迸在长江,全国发出了暴烈的吼声,保卫大武汉!”这是会战期间在大江南北广为传唱的《保卫大武汉》歌词,至今诵读起来依然使人热血沸腾。

能征善战,他的治军名言是“我要一支铁军”

广大爱国官兵以劣势的装备,英勇无畏地抗击着装备精良、凶残暴虐的侵略者,以热血和生命演绎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的抗战活剧。

图片 8

图片 9

“祖父身经百战,战功卓着,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谈起爷爷的赫赫战功,张庆成如数家珍——长城抗战,指挥部队大规模夜袭敌营,取得喜峰口和罗文峪大捷;转战鲁、皖、豫、鄂,在临沂战役中打败号称日本“钢军”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揭开台儿庄大捷序幕;武汉会战中,奉命守卫潢川,重创来犯日军第10师团……

在田家镇保卫战中,第9师53团少尉排长袁次荣在全排战士阵亡的情况下,眼见阵地即将被敌人占领,拉响了唯一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第57师师长施中诚下令“誓与要塞共存亡”,将士们热血沸腾,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该师撤退时仅剩数百人。此战,日军伤亡近万人。

张庆成自豪地说,抗战将士痴心追随张自忠奋勇杀敌,其中既有中国军人共赴国难的大节大义,也得益于祖父铁律治军的长期养成。

在万家岭战役中,第90师调集3个营组建了奋勇队,所有队员一律脱去上衣,光着脊梁。战斗号令一下达,奋勇队一鼓作气冲上山头。黑暗之中难分敌我,于是战士们只要摸着上身穿衣者,便默不作声上去就砍。一阵厮杀下来,阵地上留下了500多具日军尸体……万家岭大捷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新四军军长叶挺专门发来贺电:“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早在1929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进行全国军风纪考察,张自忠任师长的25师名列全国陆军第一。检查团总团长刘峙在讲评中说:“全师官兵不分级别服饰一致,没有等级差别;从师长到士兵脸色一致,说明官兵伙食没有区别;从早上8时检阅,到中午12时,没有一人随便走动或讲话,这种纪律,从来没见过!”

图片 10

“祖父治军名言就是‘我要一支铁军’!”张庆成含泪讲述了张自忠两次枪毙贴身警卫孙二勇的故事:“二勇追随祖父多年,曾多次为他挡过子弹。一次,二勇违反军纪强奸民女,祖父为整肃军纪,下令就地枪决他。但由于行刑的士兵连开两枪都没有打中要害,二勇侥幸活了下来。伤愈后,二勇忠心不改,仍执意追随祖父,并辗转找到了部队。然而,祖父在一番思想斗争后,仍挥泪再次下令枪决了二勇……”

更为振奋人心的是,中国空军第14中队在队长徐焕绅的率领下,远征日本长崎,散发传单100万份。其中一份传单上写道:“我们的使命,是向日本国民,说明贵国的军阀,在中国全领土上做着怎样的罪恶……尔再不驯,则百万传单一变而为万吨炸弹矣!尔其戒之。”

“不理解祖父的人,以为他是‘冷血武夫’。实际上,他爱兵如子,有口皆碑。”张庆成告诉记者,张自忠严惩过克扣兵饷的营长,开除过调戏妇女的堂弟,为生病的士兵献过血……

这是日本本土有史以来首次遭到他国飞机的袭击。这一“纸片轰炸”给日本人以强烈的心理震慑。

严治之军,所向披靡;无治之兵,百万无益。张庆成说:“这些细节小事,彰显了祖父治军的严格和用心,他的部队在与日军较量中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顽强意志,都与他平时励精图治的点滴努力密不可分!”

中国达成战略目的,将日军彻底拖入持久战的泥潭

喋血沙场,他的轰然倒地让敌人肃然起敬

1938年10月24日,为保存军力,国民政府下令放弃武汉。25日,中国军队及政府机关全部撤出武汉。27日,武汉失陷,会战结束。

图片 11

对中国而言,会战虽然以武汉失陷、战役失败而告终,但达成了“持久消耗”的战略目的,打破了日军妄想速战速决、迫使中国屈服的战略计划,将日军彻底拖入持久战的泥潭。

烈日当空,用汉白玉砌成的纪念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庄严雄伟。纪念碑主碑高16米,副碑高5米,寓意张自忠将军殉国的日子:5月16日。站在纪念碑前向山下凭栏望去,1234级阶梯延绵悠长,格外肃穆。

图片 12

张庆成顾不上擦拭汗水,接着向记者讲述:1940年5月,日寇集结约3个师团的兵力,分三路大举进犯襄樊、宜昌。张自忠被任命为国民党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率部负责襄河及大洪山一带的防御,枣宜会战拉开帷幕。战斗打响后,张自忠率一部分部队东渡襄河,直接指挥部队与日寇展开激战。

对日本而言,日军虽然占领武汉,取得战役上的胜利,但并未实现其战略企图。毛泽东在《论新阶段》中指出:“15个月战争中,他的军力伤亡了数十万人,消耗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与军用资财,毁灭了数百架飞机和百余艘军舰,支出了数十万万元经费,这个消耗在日本历史上是空前的。”

由于第五战区长官部对战场形势缺乏正确判断,张自忠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敌我力量极其悬殊,战斗异常惨烈。

鉴于此,日军不得不改变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停止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改取以保守占领区为主的方针,逐渐转移其主要兵力打击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

5月16日下午4时许,巍巍群山见证了天地动容的悲壮一幕:一个叫藤冈的日军士兵端着刺刀向张自忠冲来,眼看就要冲到跟前,身材魁梧的张自忠从血泊中猛然站起,那威严的目光让藤冈戛然止步,惊愕地愣在原地。这时,冲在后面的中队长堂野随即开枪,子弹射中张自忠头部,但他仍然没有倒下!清醒过来的藤冈端起刺刀,拼尽全身力气向张自忠深深刺去。这一次,将军的身躯像山体崩塌般轰然倒地。

会战中,中国军队的出色表现在国际上也产生了积极的反响,美英等国开始援华。敌我友三方的变化,标志着中国抗战新阶段的到来,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相持阶段。

张自忠牺牲后,日军感佩其忠勇,列队脱帽向遗体敬军礼,并郑重装殓,将其葬于殉难的十里长山土坡上。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助理研究员)

16日凌晨,奉命增援的38师奔至南瓜店,得知张自忠战死,全军悲愤,夜袭日军,奋勇抢回遗体。经检视,张自忠身有8处伤口,其中炮弹伤2处,刺刀伤1处,枪弹伤5处。

每次来为祖父扫墓,张庆成都要去十里长山脚下的抗日官兵公墓祭奠。在五百多名同难官兵墓前,70岁的张庆成老人失声痛哭,大声唤道:“你叫什么名,你家在何处,请托梦给我,我帮你带信给家人……”

这些年,张庆成一直在为无名烈士正名奔走。在他的寻访帮助下,当年与张自忠将军一起血洒沙场的贾玉彬、王金彪等一大批官兵,纷纷被追认为烈士。张庆成说:“他们都是中华优秀儿女,都是中国军人的精魂,都应该永远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

图片 13

爱国,中国军人永远的名片

抗战的硝烟虽早已散尽,但那一处处弹痕累累的战场遗址,依然回荡着抗战军民浴血冲锋的喊杀声;那一个个曾经与侵略者誓死斗争的英烈先辈,依然活在中华儿女的心中;那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依然为人传颂、撼人心灵。

“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今日回军,就是要带着大家去找死路,看将来为国家死在什么地方!”……历史之河往往经岁月沉淀后,方能还原本真、清澈可现。解读一个历史人物,又何尝不是如此?张自忠将军的死,决非“仓促成仁”,而是怀着“我死则国生”之壮志,背负着舆论误解的冤屈,抱定为国家民族尽忠的决死之心,力战不退,以身殉国——彰显了中华民族舍身成仁的优秀传统,呈现出中国军人炽烈朴素的爱国情怀。

诗人艾青曾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祖国是生养我们的大地,更是我们生命的根须。曾经浑身披满血污、伤痕累累的中华民族,理应对爱国一词,有着更加深刻的感受和共识。

爱国,就像一面旗帜,指引着中华民族从远古走向现代,从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发展;爱国,又像一束阳光,照耀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身上,砥砺在每一名中国军人的心间。

历史潮流,浩浩汤汤。民族复兴需要中国军人挺直的脊梁,强军事业需要爱国主义凝聚起磅礴的力量。爱国,永远是中国军人的精神底色和时代名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