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中方要求日立即停止在东海争议海域单方面调查

  中方船只2月28日要求日本海上保安厅测量船停止在东海争议海域的相关活动,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则称,考察船是在本国专属经济区内执行任务。日方称已通过官方渠道向中方提出抗议,并将继续考察活动。

图片 1 潜艇部队海上训练。本报特约记者王松岐摄

图片 2
资料图:自去年起部署在高原地带的中国空军歼-10战斗机部队。

  针对以上言论,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2月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在东海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中方对日方不顾中方反对,一再在东海争议海域进行单方面调查活动表示不满,已要求日方立即停止有关举动,避免损害中方权益,维护东海局势稳定和中日关系大局。

  鞠大伟 本报特约记者 张 刚 王庆厚

  【印度报业托拉斯印度西姆拉3月25日电】印度喜马偕尔邦首席部长普雷姆·库马尔·杜马尔呼吁印度总理辛格关注“中国屡次侵入”印度领土的行为,并且要求辛格采取步骤加强在山地地形的喜马偕尔邦中印边界附近的基础设施网络建设。

  (来源:中国日报记者 沈明春 编辑:陈笛)

  编辑点评

  杜马尔在致辛格的一封信中以相邻的中国造成日益增强的威胁为由,强调要修建具有战略意义的巴努帕利-拉达克铁路线,把伯坦果德-焦金代尔讷格尔铁路线改为宽轨,以及要在喜马偕尔邦修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世界级机场。

  加快转变关键是要善于破解难题

  杜马尔称,中国部署在西藏的远程导弹一直威胁着印度,而同时发现大批中国军人出现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

  ■基地化训练是军队战斗力生成和提高的基本形式,被称为是从训练场直接通向战场的一座“桥梁”。

  这封信写道:“中国士兵迫使列城-拉达克地区的公路建设中断,并且中国抗议您(辛格)到访至关重要的阿鲁纳恰尔邦(即我藏南地区——本网注),以此质疑印度的主权完整。”

  ■长期以来,我海军潜艇部队基础课目训练,一直由各潜艇支队自行组织,不仅牵扯了一线部队大量精力,而且影响训练效益提高。

  杜马尔表示,中国除了在西藏地区修建一流的铁路网外,也已经批准在这一地区修建一座超现代化的机场,不言而喻的是,中国已经在边界线另一侧开始修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大型设施,这一点不能轻视。他说,我们要吸取1962
年(印中战争)的惨痛教训,在印度一侧也应建立起有效的遏制机制。

  ■北海舰队积极探索新的训练模式,使二类艇基础课目训练率先走上基地化的轨道,训练周期缩短了6个月,有效提高了军事训练效益。开门要有钥匙,牵牛要牵牛鼻子。他们在破解训练难题中不等不靠,主动作为的经验做法值得借鉴。(胡君华)

  一条艇训一年症结在哪里

  “二类艇的训练,已是一个困扰海军潜艇部队多年的‘老大难’问题。一线部队担负大量的战备、执勤和试验任务,组织二类艇全训受多种因素制约。一艘二类艇要完成全训,最少要耗费一年时间。”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领导提起二类艇训练,一度感到很无奈。

  二类艇是指在训的,没有完成全训任务的潜艇。一些客观条件的影响,也严重制约着潜艇训练效益的提高——

  训练“时效比”低。受训练条件、海区环境等方面因素的影响,部分训练内容组织比较困难。某潜艇支队每次组织出海训练先要穿过密密麻麻的水产养殖区,避开地方船舶的航道,且训练海区较远,航渡就要占用几小时,实际训练时间被严重挤压。

  组训保障不够顺畅。潜艇部队可调配的训练资源相对有限,如要协调航空兵和水面舰艇联训,不仅要舰队机关出面协调统筹,还要根据兄弟单位的训练计划来安排,组织全武器、全系统训练的难度大大增加。

  考核秩序不够规范。潜艇在原单位训练,组训者和参训者同属一个单位,“自己的孩子自己考”,在考核时容易出现迁就照顾、降低标准等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北海舰队依托现有编制体制,启动某潜艇试验试航训练基地组训功能,通过建立固化的训练机构和训练平台,将基础课目训练从一线部队“剥离”出来,组织二类潜艇基地化训练,进行基础课目专攻精练。

  求解训练效益最大值

  随着组训任务的下达,作为具体承训单位的某试验试航训练基地党委,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该基地是海军唯一的潜艇试验试航训练基地,不仅担负着新型潜艇试航任务,还肩负新型武器试验重任,面对基地化训练带来的组训经验不足、岸港设施匮乏等诸多困难和挑战,很多人心里没底。

  “推进训练转变有风险,不加快转变则有危险。”他们将全课目训练内容进行科学整合与模块设计,按“优选保障区域、同类集中组织”的原则,对过去每个课目都要理论学习、岸港操演、出海训练的组训模式进行了大胆调整,变按课目组训为按内容组训,充分利用潜艇部队相对完备的训练保障资源,集中完成所有课目的理论学习和岸港操演后,再集中进行海上训练。

  改革后,从参训潜艇的日志看,驻训艇日平均海上训练时间、水下训练和协同训练时间均超额完成大纲规定指标。

  基地在完成新大纲规定的训练内容、指标基础上,将衡量训练成效的指标由简单的天数、次数、人数,转变到质量效益和水下长时间航行工作、组织指挥、生活和管理等能力指标上来。以去年夏天的一次训练为例,他们组织驻训潜艇进行连续航行训练,水下连续航行时间是大纲规定时间的3倍多。

  同时,他们还建立了多型潜艇全课目、全专业理论题库60套约1.5万道试题,理论考核采取异地、同时、同卷实施;海上训练考核,则采取单天和连续航行结合,驻训潜艇相互对抗的方式进行,训练效益成倍提高。

  寻求开启通往实战的大门

  茫茫碧海,剑拔弩张,水面舰艇编队与舰载反潜直升机联手对水下的潜艇展开“围剿”。面对重重杀机,潜艇利用海底地形和噪声的掩护,悄然接“敌”,声纳锁定目标、跟踪接近、解算要素、装定参数……该基地驻训潜艇与诸兵种进行对抗训练,组织得有板有眼,滴水不漏。

  “这种多兵种联合训练如果由各潜艇支队来组织,不仅缺乏训练设备场地,协调各兵种工作难度也很大。”基地领导深有感触地说,现在实施基地化训练,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在组训中,他们变按计划协同训练为不定时间、不定就位点的对抗性训练,锤炼潜艇先敌发现,远距、连续攻击和使用水声对抗器材对抗反潜舰艇的能力。

  未来信息化海上战场,彻底改变了以往潜艇“拼刺刀、肉搏战”的近身作战样式。为此,他们对潜艇基础课目训练内容进行大胆取舍,在删减水上速潜、水下抛锚、水下倒车等8项训练内容的同时,增加了水下悬停、远程目标指示接收、导弹攻防等10余个新的训练项目。

  昔日“叫不停”的潜艇各战位,如今变得“静悄悄”。基地着眼未来海战要求,从规范岗位部署职责、简化指挥协同口令等方面,优化作战指挥流程,指挥方式以指令代替口令,潜艇隐蔽性大大增强。

  以往训练中单独的训练项目,现在按照实战要求被组合起来,形成了符合真实情况的连续战术动作,驻训艇每艇每天雷(弹)攻防次数大幅提高。

  意犹未尽

  ■北海舰队司令部训练处处长 王显峰

  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训练模式的转变首当其冲。

  基地化训练走向常态化是必然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勇涉激流的坚定信心必不可少,观水识潮的科学态度更是成功之本。资源整合、规范制度、人才培养等等,都需要我们不断去完善。改革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困难很大,风险很多,但只要我们坚定地走下去,走一步就会有一步的进步,走一步就会有一步的跨越,世界上原本没有路,路是人走出来的。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就像一场拔河比赛,是意志和耐力的比拼,谁拥有无比强大的信心、意志和耐力,谁就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