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韩国军队采用义务兵役制 部分青年怕苦逃避服役

图片 1
韩国大邱地铁上的征兵广告,大意为“守卫国土的热血男儿”、“当兵真光荣”。
记者 柴 华摄

图片 2
资料图:韩国KF-X战斗机模型

图片 3
资料图:新型皮兰哈5型轮式装甲车效果图

  中国军网(微博)北京9月6日电 据解放军报韩国大邱(记者
柴华)报道:来韩国采访田径世锦赛,当飞机离降落大邱机场还有20分钟时,空姐要求乘客关上遮光板,而且不能拍摄窗外的景色,这种与平日乘坐飞机降落时截
然相反的做法让我和很多同行的国内记者很是纳闷。直到飞机落地后打开遮光板,看到机舱外正待起飞的一架战斗机,以及机场另一侧整齐排列的一架架军用飞机,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还是军事重地。

  【韩联社首尔8月1日电】韩国和印尼本周将开始实施合作开发新型隐形战斗机的计划。

  据国防科技信息网
息,据俄罗斯《陆军指南》2011年8月30日报道,2011年8月30日,通用动力地面系统公司加拿大分公司宣布,将为加拿大近战车(Close
Combat
Vehicle,CCV)项目提供配装德国莱茵金属公司的“长矛”30毫米模块化炮塔系统的近战型“皮兰哈”5装甲车。

  在大邱采访期间,记者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另一些军事气息。比如,记者所住媒体酒店附近的超市和汽车站,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军容严整、身着迷彩服、脚蹬陆战靴的韩国士兵,地铁里也会看到不少征兵广告,大邱的中文版地图上还能看到“大邱兵役服务厅”的字样,这一切都让记者对大邱浓浓的“军味”心生好奇。

  据韩国国防部采购局称,来自两个国家的国防部和采购局的官员明天将在距离首尔约160公里的大田举行仪式,庆祝联合研究中心的开幕和合作的开始。国防部采购局局长卢大来(音)和印尼国防部秘书长厄里斯·赫里扬托将出席仪式。

  近战型“皮兰哈”5是“皮兰哈”系列车型的最新变型车,采用了最新的毁伤、机动、防护和通信技术。该车综合了履带式和轮式车型的机动性能,采用的先进悬挂系统使其机动性类似中型履带战车,还具备低油耗、可靠性高和全寿命周期成本低的特点。

  采访世锦赛间歇,记者和一位名叫李相日的志愿者聊起这个话题。李相日说,大邱是韩国的第三大城市,有至少五六个美军和韩军的军事基地。记者所住酒店附近就有一个军营,所以才会看到不少韩国士兵。

  此次合作要求印尼承担韩国KF-X计划先期研发费用的20%,约合1000万美元。印尼还将派遣约30名研究人员,与韩国约100名研究人员在今后两年一同实施该计划。

  加拿大近战车项目旨在开发一种具备高战术机动性、能在近距离作战中运送一个步兵分队、能伴随主战坦克作战的高防护装甲车。

  说起在韩国当兵,李相日有着亲身的体会。6年前他22岁时就已经服完了两年兵役。韩国的兵役制度虽然同中国一样是义务兵役制,但具体内容却
有很多不同。在韩国,20岁到30岁之间身体健康的男性公民都必须服兵役,根据身体健康状况分配到不同兵种,服役期限也由此不同,但通常是两年左右。设在
韩国各地的兵役服务厅负责当地的征兵事宜,一般韩国男性青年在19岁就要接受兵役体检,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像李相日一样选择在大学一年级结束后去接受两年的
军营磨炼。

  根据两国去年签署的初步协议,KF-X战斗机量产后印尼将采购约50架;印尼将承担部分成本并参与共同生产和推销。正式协议于今年4月签署。

  为此,通用动力地面系统公司加拿大分公司牵头一个由加拿大公司组成的研发团队,利用加拿大国防工业的先进技术,来研发满足这些要求的近战型“皮兰哈”5装甲车。
(孙毅)

  用“磨炼”来形容韩国青年的军旅生活并不过分,从李相日不太愿意去回想军营生活的态度便能让人感受到这一点。李相日说,他当时在军营的生活
很艰苦,每个月的津贴不到两万韩元(1人民币约合167韩元),虽然现在有所提高,但相比韩国一顿饭至少五六千韩元的生活标准仍然少得可怜。军营里的日常
训练也相当严格,由于涉及军事机密,李相日只表示特别之处就是他们在军营里必须学习跆拳道,而且必须达到一定的级别。

  卢大来在国防部采购局的声明中说:“自从1973年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多年来保持着友好关系。特别是由于我们双方在国防工业和国防采购领域持续的交流与合作,KF-X项目才得以实现。它将是一个有助于两国国防工业和国家安全向前发展的战略计划。”

  因为条件艰苦、训练严格,一些包括演艺明星在内的韩国适龄青年会想尽办法拖延或逃避兵役,不过他们往往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质疑和谴责。听记者
说在中国当兵是自愿时,李相日眼睛一亮,羡慕地说“要是我在中国该有多好”。但他还是很严肃地表示:当兵是韩国男人的义务,而且只有受过军营磨砺才能让一
个男人真正成长。

  韩国空军从2000年以来一直在推进KF-X计划,希望到2020年能用韩国生产的具备隐形能力的飞机来替换老旧的F-4/5战斗机。

  在服完兵役之后的4年中,韩国男性每年还要回到当时服役的军营进行一次三天两夜的训练,到40岁以后每年就在当地类似中国街道居委会的组织
下进行一次几个小时的训练。李相日说,这样做不光是为了保持他们的军事技能,更重要的是强化他们守卫国家的意识。韩国最响亮的征兵口号就是——守卫国土的
热血男儿。

  国防部采购局说,新型战机的原型机将在2012年选定。

  为了吸引适龄青年参军,韩国军方设计了一个可爱的“卡通大兵”形象。除此之外,各地的兵役服务厅还组织了一些有当兵经历或正在当兵的演艺明星拍摄各种征兵广告张贴在地铁等公共场所,广告词就类似中国的“当兵真光荣”。

  今年5月,印尼同意购买16架韩国T-50“金鹰”训练机。这标志着韩国首次出口超音速飞机。  

  尽管“当兵光荣”,可免服兵役有时也作为特例被韩国政府当作一种“奖励”手段。比如,韩国《兵役法》规定在奥运会获得铜牌以上的运动员和在
亚运会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只需以“公益勤务员身份”接受为期4周的军训,然后继续从事体育工作3年,就可以免除兵役。在将足球视为第一运动的韩国民众看来,
这个奖励范围还可以放宽些。像韩国曾经的国脚、著名前锋李东国就在服兵役之后状态低迷,很长时间无法参加职业联赛。所以在2002年世界杯时,当韩国队闯
入16强后,舆论强烈要求免除韩国国脚的兵役,迫使韩国政府临时修改了《兵役法》。而2006年世界杯首场比赛前,韩国政府则正式将“在世界杯进入16强
可免除兵役”这一规定写入《兵役法》中,来激励韩国球员们更加努力。不过,由于韩国队未能从小组出线,这一“特赦”便也不了了之。韩国政府于2007年底
修改兵役法施行令时,取消了这一规定。或许在韩国当局看来,除非有极特殊的理由,免服兵役这个“口子”还是开得越小越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