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9

脆弱的血管——太平洋战争中的日本川崎型油轮小考

图片 1

原标题:日本侵华时“鬼子进村”究竟是啥样?差别很大,被骗了几十年

原标题:脆弱的血管——太平洋战争中的日本川崎型油轮小考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当中,日军击中“肖”号驱逐舰,并引起爆炸。

在长达14年的日本侵华战争中,当时的“鬼子进村”究竟是何情况?跟我们从影视剧中看到的差别很大,被骗了几十年!说起,抗战类影视剧,相信小伙伴们都看过那么几部,其中大部分不乏各种雷人的神剧,如剧中会两把刷子的武林高手居然能靠双手把日军高高举起并且手撕日军,有的千米之外战斗性能差的驳壳枪能砰砰精确连续击毙日军,还有的战士使用的机枪、冲锋枪从来不用填充子弹。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自媒体第138篇原创文章。

图片 2

图片 3

在基础设施极端落后的科隆镇上,无论是游客还是土著都对科隆湾沉船的背景并无概念,旅途虽已结束,挖掘这些沉船的前世今身,反倒是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本篇的完成得到了七喜飞行猪的大力支持!全文共4684字,配图24幅,阅读需要10分钟。

日军飞行员在袭击珍珠港前,集中在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接受指令。

有的更离谱,日军进村扫荡的时候,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居然能把装备精良的日军耍的团团转,在抗战神剧中日军个个智商感觉都非常低,老百姓就非常的聪明,所以最后各种地道战、地雷战、各种戏耍之后,日军都被灭了,老百姓一点事情都没有,村子也没有大的变化。日本侵华时当时的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科隆湾沉船中排水量最大的一条,是标准排水量10043吨的兴川丸(Okikawa
Maru),许多人在水下穿梭游览过这条巨轮,却并不清楚这条船的来龙去脉。关于这条船的渊源其实还有助于回答一个问题:日本为什么会在太平洋上主动挑战远比自己强大的美国?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图1.
1941年9月25日大阪海域的神国丸

1941年9月,日本航空母舰瑞鹤号。作为袭击珍珠港的六艘航空母舰之一,即将开往夏威夷。

其实不然,真实的日军进村,比跟我们看到的影视剧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没有影视剧那么喜剧,更多的是各种悲剧在上演。据史料记载,日本侵华时期,日军对占领区实行残忍的杀光、烧光、抢光政策。日军进村前都会经过精密的侦查,通常会选着半夜三更悄悄的进村扫荡。日军实行的以战养战的政策,物质缺乏的日军,进村第一件事情就是抢,只要是能吃能喝的都掠夺完,小母鸡经常挂枪头上。

1933至1943年间,日本川崎造船所和川崎重工批量建造了一种万吨级油轮,称为川崎型油轮(Kawasaki
type oiler),因为其首艘的船名是东亚丸(Toa
Maru),因此有些资料也称之为“东亚丸级川崎型油轮”。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图2.
日本在战前建造的万吨级川崎型油轮列表

1941年12月7日,赤城号航母的甲板上,即将起飞执行轰炸任务的飞机。

日军一点渣都不会给剩下,有的拿不走的,日军就干脆搞破坏,如在食用油、井水里面拉屎拉尿,非常的恶毒。看见村子里的青壮年,听话的就拉走去干苦活,给日军修建军事阵地,不听话的当场就给一刺刀;面对有点姿色的妇女,大部分都逃不过日军的魔掌,死于其羞辱之下,日军面对老弱病残更是残忍的杀害,甚至连襁褓中的孩童都不放过。

日本军方曾向川崎公司提供了造船补贴,并要求川崎型油轮必须具备16节以上的高航速,且必须具备海上加油能力,便于战争时期能够直接为海上战斗行动服务。盟军将这种舰队油轮归类为Auxiliary
Oiler(AO)。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图3.
正在对一艘古鹰级重巡进行横向加油的舰队油轮

这张照片是美军缴获的日本胶片。拍摄于1941年12月7日。日军一架B-5N轰炸机从瑞鹤号航母甲板上起飞,前去轰炸夏威夷珍珠港。

可以说,在当时的恶劣、落后的环境下,日军所经过的村庄,大部分都遭受了不幸,尸横遍野;日军造完孽之后,更是一把火把村庄都给烧了。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可谓罄竹难书,令人发指。可不像电视剧那样,老百姓能那么安然无恙脱险。抗日战争取胜至今73年了,这段屈辱的历史让我们后辈不敢忘,时刻提醒激励着我们,落后就要挨打,军事强才能国强。大家觉得呢?

川崎型油轮的排水量为10006吨(标准)/13400吨(满载),尺寸为159.79米(长)×19.8米(宽)×8.98米(高);装有1台11693马力的柴油机,最高航速达19.79节,总计建成19艘(包括6艘改型)。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日本海军征召了接近半数的川崎型油轮,1941到1942年间,在这些AO的支持下,联合舰队几乎横扫太平洋和印度洋,开创了海战史上崭新的一页。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被征用的民间油轮大大弥补了海军专用加油船的严重不足。

图片 13

图片 1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5图4.
珍珠港行动中的补给部队,左起分别为极东丸、国洋丸、日本丸和神国丸

从日军飞机上看到的珍珠港,空中能看到美国军舰在前几轮轰炸中受到重创。

责任编辑:

1941年12月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的行动中就出动了7艘快速AO,分别是极东丸、健洋丸、国洋丸、神国丸、东邦丸、东荣丸和日本丸,全部为川崎型油轮,平均舰龄只有4年,编为补给部队,为机动部队提供了两次的海上加油,指挥官由极东丸的特务舰长(大佐)担任。

图片 16

图片 17图5.
偷袭珍珠港作战前,极东丸为飞龙号补充燃油

美军缴获的日本胶片。拍摄于1941年12月7日对珍珠港的空袭。

除了伴随主力舰队的远洋征战,剩余的油轮担负着将占领区石油运送回本土的任务。由于东南亚产油地区的码头设施老旧,往往需要先由千吨级的“老慢小”油轮先将原油运送至新加坡或马尼拉的大型港口,再由万吨级远洋油轮送回本土。

图片 18

图片 19图6.
潜艇破交的重要目标就是远洋油轮

1941年12月7日,日军的空袭过后,从远处可以清晰的看到亚利桑那号战列舰在珍珠港内起火沉没。

1942年和1943年,由于美军潜艇鱼雷引信严重的可靠性问题,日本海上运输线还算是比较安全。但美军潜艇在两年的作战行动中也丰富了自己的经验,改进和解决了鱼雷引信问题,战绩开始扶摇直上。在整个44年中,美国潜艇击沉了603艘日本船只,这意味着日本失去了战时船队的一半吨位。

图片 20

图片 21图7.
川崎万吨级油轮:日本丸

1941年12月7日,美国海军记者在珍珠港拍摄到的一架放下襟翼的日军轰炸机正在飞向目标。

44年1月,日本从婆罗洲派出3艘川崎型油轮前往特鲁克和加罗林群岛输送燃油,美国人破译了日军密码,派出3艘潜艇进行袭击,这是美国人第一次针对日本油轮进行打击。1月14日,潜艇突破两艘驱逐舰的保护,击沉了日本丸、健洋丸和一艘护航的驱逐舰,这两艘都是战前建成并参与了偷袭珍珠港的“老兵”。日本丸被命中2枚鱼雷,引爆航空汽油而爆炸,6个小时后,健洋丸也被两枚鱼雷击沉,只有国洋丸幸免于难。

图片 22

图片 23图8.
川崎型快速油轮:健洋丸

这张照片也是美军从日军手里缴获的,拍摄于珍珠港空袭刚开始的时候。日本飞机刚刚飞到珍珠港上空。

日本丸和健洋丸的损失让日本海军极为震惊,日本海军也抽不出更多的驱逐舰用于补给线护航。然而即使是停在特鲁克和帕劳港口之内,日本舰船也不能获得安全保障。一个月后的2月17日,美军航母编队奇袭特鲁克,5艘油轮被击沉,总排水量超过52000吨,包括又一艘珍珠港“老兵”——10020吨的神国丸。

图片 24图9.
川崎型快速油轮:神国丸

作为一个岛国,日本人深知海上运输的重要性,为了迅速扩大运能,弥补在战争中损失的船舶吨位,日本必须在短期内大量建造经过结构简化的船舶,这种船舶被称为战时标准船。太平洋战争期间一共进行了4个批次战时标准船的建造,包括货船、油轮、矿石运输船等型号,总建造数量1036艘,合计263万吨。

图片 25图10.
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年度石油消耗表(百万桶)

这其中以川崎型油轮为原型,日本于1941年就开始建造被称为1TL型的战时标准油轮,1代表建造批次,T代表Tank(油轮),L代表Large即万吨级的大型船只,可以说川崎型油轮就是日本战时大型油轮的代表作。4个批次中1TL建成19艘,2TL建成27艘(也有资料认为这个数字加上了1TL的19艘),3TL建成5艘,4TL未建成。

图片 26图11.
日本也曾系列生产过战时运输船

TL型战时标准油轮的外形与川崎型油轮高度类似,为追求建造速度而实行了减配。以1TL型为例,该船仅装有一台8600马力的蒸汽轮机,最大航速能勉强达到15节,船员65人。在耐用度上的要求则被降低为“动力系统够支撑使用1年,船壳足够使用3年”的极低标准,正因为各种简化工艺,战时标准油轮的建造速度也被控制在6个月左右。

图片 27图12.
日本战时也大量建造特设输油船

科隆湾最大的沉船“兴川丸”正是这样一条TL型战时标准油轮(根据建造日期,该船可能属于2TL批次),1943年3月5日,该船在川崎造船厂开工,8月1日下水并命名为兴川丸,10月31日竣工。

图片 28图13.
兴川丸建成时的状态,此时为轻载

1943年11月10日,该船参与了从佐世保出发的输送团,14日抵达马公,随后又返回本土。

12月28日,该船从神户起航,29日抵达门司,30日从门司出发,次年1月4日抵达台湾岛南部重要港口高雄。1944年1月1日元旦这天,兴川丸正式加入海军军籍,由海军省直属,舰籍在吴镇守府,日方归类为特设输送船(给油船)。

1月6日,搭载了航空燃油和机密文件的兴川丸加入M船团从高雄出发,经过曲折的航行,于26日抵达新加坡(当时日本已将其改名为昭南)。由于南海的水深较大,适合潜艇活动,属于日本运输船团的危险区域,因此在这个区域的航线上,往往采用反潜编队行进,导致航速受损。

图片 29图14.
日本掠夺东南亚原油的输送路线

2月2日,该船加入“夕-38”船团从新加坡返回本土,13日抵达门司,14日抵达大阪。经历了几乎一个半月,兴川丸完成了其生涯中的首次东南亚原油运输。

该船在完成卸载后很快再次离开本土,于2月25日抵达高雄,28日,从高雄港出航,经马尼拉驶往达拉根、巴里巴板装载原油,3月30日返回高雄。4月1日,兴川丸改隶为联合舰队直属。同日从高雄出发,经马公、有川,于8日返回佐世保。此次历时也是约一个半月,完成第二次东南亚原油运输。

4月14日,兴川丸进行了第一次防空强化,加装了2座双联装25mm机关炮和一式水下声纳。此次加强武装兴许与其被编入联合舰队所属有关,也标志着日方对日益增长的空中和水下威胁的担忧。

图片 30图15.
日军主力防空武器:九六式25mm防空炮

4月20日,兴川丸第三次从本土的佐世保出航南下,此次出发后不久便发现了潜艇,在经历了一场短暂的战斗后脱离接触,经舟山群岛、高雄,于5月1日抵达马尼拉。

5月4日,从马尼拉出发前往巴里巴板,5日接到联合舰队第75号令,将其编入第一机动舰队所属,这意味着兴川丸可能需要加入作战舰队。10日,该船抵达巴里巴板。

15日,从巴里巴板出发,18日抵达塔威塔威,为此地的舰队提供燃料补给,22日完成。

23日,离开塔威塔威,26日抵达巴拉尔,为护卫舰进行燃料补给。

6月1日,离开巴拉尔,8日抵达巴里巴板。

6月10日,兴川丸搭载了两枚深水炸弹,以加强反潜能力(实际效果很值得怀疑)。

6月14日,从巴里巴板出发返回本土,22日遭遇潜艇因而紧急躲避到附近海湾,23日晨再次出航并拖拽前一天就发生机械故障的旭邦丸,当天一切平安。7月2日,返回到吴港。第三次原油输送任务持续时间长达两个半月。

图片 31图16.
盟军缴获的九三式13.2mm高射机枪,兴川丸也加装了4座

7月3日,兴川丸进行了第二次武器改造,加装双联装25mm机关炮4座,单装高射机枪4座,并加装了海上加油装置,至16日改造完成。

7月17日,出航执行第四次原油运输任务,23日,抵达马尼拉。27日,加入日荣丸船团从马尼拉前往新加坡(昭南)。8月1日,在抵达新加坡的同时被变更为甲等给油船,这意味着兴川丸已经被视作日本海军的一线舰队油轮。

图片 32图17.
执行南方输送任务时的兴川丸

8月6日,兴川丸离开新加坡驶抵林加湾的联合舰队驻泊地。接下来的三天,兴川丸的船员进行了海上加油和对空射击训练,这是其短暂又忙碌的生涯里非常稀有的训练。

8月9日,该船离开林加湾返回新加坡,重新加入日荣丸船团。10日离港,但在11日又与船团分离,13日返回到新加坡。

9月6日,兴川丸在新加坡装载船用燃料并补充航空资材100吨后,当天出航驶往马尼拉,9月20日抵达。原本这似乎又是一次例行公事的长距离运输,然而他想不到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已经迫在眉睫!

图片 33图18.
遭到美军空袭起火的极运丸

9月21日,早晨7时30分,兴川丸奉命为驱逐舰皋月号进行燃油补给。半小时后,美军TF38的空袭来临,兴川丸紧急停止补给并开始对空射击。下午14时08分,再次遭遇空袭,14时15分,5枚近失弹导致兴川丸的外船板被撕裂,引起部分燃油泄漏。14时45分,左舷中央被一枚炸弹直接命中,甲板破损。当天晚上21时,为躲避美军的持续空袭,兴川丸出港离开马尼拉,前往西南方的科隆湾躲避。

图片 34图19.
科隆湾空袭,最上方的烟柱就来自兴川丸

9月22日下午4时45分,兴川丸抵达科隆湾休整,这里将是她短暂服役生涯的最后一站!

9月24日上午8时,TF38的空袭再度来临,8时15分,兴川丸左舷后部外侧水线位置再次被一弹命中,燃油泄漏。8时18分,机械室等处被命中两弹,燃起大火。8时20分,兴川丸的船尾开始下沉。8时30分,坐沉于科隆湾内水。舰上有3名日本兵和多名水手在空袭中丧命,其他乘员于9时45分被第三十号驱潜艇救起。

图片 35图20.
2TL战时标准油轮兴川丸是科隆湾最大的沉船

11月10日,兴川丸被日本海军除籍。这条服役不到一年的TL型万吨级快速油轮,就这样孤独地沉没在菲律宾科隆湾的浅水处,成为世界各地潜水爱好者的乐园,至今已有74年。

兴川丸在水底几乎是水平坐沉,轻微向左舷倾斜,船头指向罗盘方位330度,船头与船身断裂,船首前四分之一处因受到巨大冲击而翻折起来。最浅处距离水面仅10米,船尾最深处距离水面26米,主甲板距离水面约16米。

图片 36图21.
在兴川丸的舱室内穿越的潜水者

由于兴川丸所处的水域并不算很深,她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体验沉船潜水和沉船穿越的潜点。她的舱体宽敞,非常适合初学者练习沉船穿越技巧,在科隆学潜水的都喜欢把这条船作为最终考核的潜点。在这个深度潜水,通常都可以达到45分钟以上的潜水时间。

图片 37图22.
兴川丸的水下视频截图

兴川丸潜水的难度不大,潜水者可以选择从断裂的前部进入舱体,也可以选择从船尾的螺旋浆舵处进入轮机舱。在这里的穿越长度可以达到30米以上,通过狭窄的裂缝、轴承的孔洞、从一个舱室到另一个舱室穿过,最后由前部裂缝钻出来。船体的整个前部已经破碎,巨大的钢板剧烈扭曲,战争的痕迹仍似历历在目。

图片 38图23.
兴川丸的锅炉

兴川丸覆盖着良好的珊瑚,尤其是非常大的莴苣珊瑚,海绵和鱼群,包括梳鱼,笛鲷和蝙蝠鱼,加上无处不在的狮子鱼和鲉。在这里生活的海洋生物也是个很好的看点。

在联合舰队高级参谋们的设想中,菲律宾将是联合舰队最后的决战机会。菲律宾失守则本土到东南亚的海上石油运输线即被彻底封锁,残余的舰队留在本土将无油可用,留在南洋将无弹可用,后来的1945年战况完全证实了这一点(参见海上恐龙大和号的极速灭亡全记录)。所以在为防守菲律宾度身定制的战役方案里,联合舰队倾巢出动了每一艘战舰,拼光打完算球,兴川丸就在这场历史上最宏大的海上战役里,扮演了自己的角色,并葬身于此。

图片 39图24.
简版东南亚地图,菲律宾和台湾扼守着交通咽喉

为了应对美军潜艇的威胁,日军也在东南亚到本土的运输线上组织了大型护航运输队,配备少量反潜警戒船。由于实力所限,除了三艘大鹰级护航航母和一些老式驱逐舰改造成的护航舰之外,只有一些慢速的海防舰、猎潜舰(SCS)和巡逻炮舰(PC)可用于护航。沉没在科隆湾的两艘小型舰只卢松炮艇(Lusong
Gunboat)和东桑加特炮艇(East Tongat Submarine
Charser),就是为运输船队提供反潜掩护的轻型舰只,他们的故事,就留在另外的篇章里再介绍了。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燃烧的岛群”,搜索订阅同名公众号,内容更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