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联合国特使安南来中国协商叙利亚局势寻求支持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主席声明,意味着西方作出较大让步;俄罗斯已经对安南的计划给予支持;在北京,安南得到了温家宝的支持——这也许意味着外部世界在关于叙利亚问题上的争执暂时告一段落。

图片 1   解放军画报图片:夜色掩护下的突袭。

图片 2
汉和称武直19将替代武直9改

  “不可以再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了”,在离开莫斯科前往北京之前,科菲·安南说。3月27日,这名联合国前秘书长身着深色西装,以联合国与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的身份来到北京,“推销”此前已经提交联合国的六项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建议。

  作者:易军 徐军刚 穆瑞林 李靖

图片 3
资料图:卫星拍摄的停在机场的武直19直升机

  在莫斯科,他告诉记者说,不论如何,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都必须启动政治进程,从而和平解决持续一年的冲突。“我认为推进这一切已经是迫在眉睫,”安南说,“但如果不能让各方势力达成一致,要给出时间表也是不实际的。”

  当举国上下沉浸在迎新春的欢乐氛围时,在闽南某大山深处,却弥漫着另一种紧张气氛,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旅组织的新年开训课目汇报演示在一场特种破袭战斗中拉开帷幕。担负破袭战斗任务的是被中央军委授予“爱军精武模范士官”荣誉称号的何祥美所在的二营六连。一阵猛烈的轻机枪点射后,两辆伞兵突击车搭乘12名特战队员如同猛虎下山,在弥漫的硝烟中快速机动。只见车上的两名狙击手装弹、上膛、瞄准、射击,动作一气呵成。随着“啪、啪”两声脆响,两个目标被击中。其余几名队员快速跳下战车,冲进草丛,把潜伏的“敌人”一一擒获。“真棒!”随行记者拍手称快:“个个都像何祥美!”

  环球网消息:2012年6月份出版的汉和防务评论称,在哈尔滨频繁出现了WZ19武装直升机的试飞,一架WZ19甚至安装了毫米波雷达。WZ19极有可能用于逐步取代目前的WZ9G,陆续装备陆军航空兵,就此意义而言,WZ19依然拥有很好的市场前景,21个陆军集团军中,只有10个集团军拥有陆行旅/团,攻击直升机的数量不足250架。先进的WZ10不超过一个大队。

  据BBC报道,俄罗斯已经对安南的计划给予了支持。

  他山之石打造信息化人才方阵

  汉和认为WZ19与WZ10不太可能构成竞争关系,以中国的标准,后者是高级武装直升机。WZ19极有可能追求更低的价格,便于大量部署。2011年7月14日的卫星图片显示,哈尔滨飞机厂依然没有生产大批的WZ9系列直升机,WZ19的原型机似乎不超过2架。这明确显示WZ9系列的生产规模相当弱小,2010-2011年几乎没有批量生产。为此不得不设计专用的WZ19武装直升机。

  而在北京见到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后,后者对安南进行的斡旋也表达了支持。

  去年底,该旅接受总部军事训练一级达标考评,34个考核课目均取得90分以上的优异成绩,其中获得8个100分,在全军8个参考单位中夺得第一名。据了解,这个旅已连续7年被总部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达标单位。考评完后,该旅政委陈志洪感慨地说:“成绩的取得,与我们单位有一大批能够熟练运用信息化系统指挥打仗的人才是紧密相连的。”而陈政委所谈到的人才队伍建设,则与他们单位拥有一批“海归”有关。

  报道称,从气动外形就可以看出WZ19基本上改良自WZ9,发动机也会是一样的。不管怎么说,WZ19已经变成了串联式座舱的专用攻击直升机,比WZ9G拥有更好的机动性。缺点依然在于过小的武器载重量,航程、机动性也会受到限制。WZ9G可以携带8枚HJ8A系列反坦克导弹和TY90空对空导弹。WZ19也应该与WZ9G武器载重量基本相当,可能安装了23毫米机关炮。当然不排除它为出口而率先研制,然后向陆航推销。巴基斯坦等国陆军一直在寻找便宜的武装直升机。

  看起来不可能的任务

  4年前,在一次军官编组作业训练中,党委“一班人”精彩的沙盘推演赢得阵阵掌声,但是热烈的场面却被人喊停。谁这么大胆,敢跟领导叫板!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刚刚从外军某山地特种作战学校学成归来的中尉李斌,李斌当众指出了演练中存在的不足:作战方案老套,运用信息化指挥方式不够,难保打得赢。接着李斌声情并茂地讲述起外军指挥所演练:“在路线的选择上,他们会在徒步行军的路线上每一公里设一个休息点,而且要求每名队员都要熟记所有休息点的地理坐标。目的只有一个,行军队伍被冲散时,便于队员能够在下一个休息点集结……”

  在26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对安南即将开始的访问,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中方重视和支持安南斡旋努力,希望通过此次访问,就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进行深入沟通,共同为叙利亚问题的公正、和平、妥善解决发挥建设性作用。”

  李斌的发言赢得全场的掌声。事后,旅党委研究决定,请出国留学的官兵走进旅党委班子岗位练兵课堂。自此,33名“海归”成了该旅的“香饽饽”,这批懂外语,精通信息化,熟悉国际先进作战理念的拔尖人才活跃在课堂、训练场。最先尝到出国留学人才甜头的还是“常委班”,目前,该旅7名常委被总部评为优等指挥员。

  在安南开始北京之行之前,许多西方媒体试图在这一句简单的话语中琢磨出安南此次访问的前景。

  “三个绝对”培育过硬的战斗精神

  安南提出的建议,主要包括停止暴力、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在联合国监督下停止一切形式的暴力行为,保障受战火摧残的地区人道主义援助畅通,法律保障和平示威权利和启动政治进程、与反对派进行对话等内容。这些建议已获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支持。

  对党的绝对忠诚,必胜的绝对意志,高于对手的绝对标准。这“三个绝对”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印在该旅官兵的心里。在训练场、在礼堂、在宿舍乃至床头,到处都可以看到醒目的“三个绝对”。“爱军精武模范士官”何祥美、一等功臣江建雄和颜启昌、全军优秀指挥军官郭依衡等都是在“三个绝对”精神激励下成长起来的。

  安南是在今年2月23日被任命为联合国和阿盟联合特使的。3月初,他以此身份访问叙利亚,分别同政府官员与反对派代表会面之后,提出了上述建议。

  近年来,该旅把“三个绝对”精神不断深化拓展,摸索创新。旅党委“一班人”认识到,深入持久地培育战斗精神,在重视“勇”的培养、“力”的训练的同时,更要突出“智”的增长、“技”的掌握、“心”的攻防和“魂”的塑造。“信息化战争中单兵将会成为一个独立的作战单元,我们的战斗精神培育既要注重团结协作精神,也要注重培养‘孤胆英雄’。”旅长楼正军对记者说,他们加强对官兵的知识结构、心理特征、行为方式等的研究,结合不同兵种专业、不同地域、不同任务等实际,积极探索融于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战斗精神培育模式。利用现代化训练手段,运用声、光、电、气、火等技术,营造逼真的体系作战环境,培养官兵沉着冷静、临危不惧、处变不惊、坚韧不拔的心理素质。

  这六点建议刚提出时,在BBC的分析中,一切看起来都充满了“不可能”:叙利亚反对派不可能在暴力持续的情况下与政府对话,阿萨德政权不可能对反对派妥协,而且看起来,叙利亚政府似乎很享受俄中两国牢固而至关重要的“支持”。

  按纲施训打牢战斗力生成基础

  当时,俄罗斯与中国坚持不会再给西方国家开一张通往政权更迭的“空白支票”,而西方国家对援助叙利亚已经十分心急,两种立场同样僵持不下。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多年来,全旅官兵把这句话当成信条来实践。该旅以精准训练、高强度训练、夜间训练、野外训练和体能训练为抓手,突出抓好“猎人”、“蛙人”、狙击手集训和无人机精准操作、一体化平台操作、精确指挥与协同等训练,着力提高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

  但这名经验丰富的老人相信,要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必须与身处其中的人物对话,其中当然也包括叙利亚掌权者。他反对任何形式的外部军事干预,认为那只会令已经激烈的局势复杂化。

  针对未来战场复杂多变,该旅强化昼夜连贯实施的综合高强度训练,每次训练时间达12小时以上,突出夜视器材操作、夜间战斗射击、夜间识图用图、夜间应用捕俘等课目,让官兵在高强度训练中提高极限作战能力。

  BBC当时就分析说,至少从字面上看来,安南的意见更接近俄罗斯与中国的立场,而不是西方力量。

  他们还经常组织召开“诸葛亮”会议,对前段时间的训练情况进行总结反思。在一次会议上,一位营长就提出指令性、配合型、表演式训练任务重,基础性训练水平低,偏训漏训问题突出。营长的一番话引起了在场官兵的共鸣,更引起了旅党委领导的反思。此后,该旅切实加大按纲施训的组织力度。“大纲要求训什么,我们就练什么;打仗需要什么,我们就努力练好什么。”旅长楼正军说。解放军画报

  BBC评论道:“即使这一切真的能够实现,这明显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就在BBC下了这个结论10天之后,3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一致通过主席声明,支持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提出的解决叙利亚问题六点建议和斡旋努力,要求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双方在联合国监督下停止一切形式的暴力行为。

  中国许多观察家分析称,这个主席声明的通过,意味着欧美国家作出了较大让步。

  枪炮声中的斡旋

  当两鬓斑白的安南踏上寻求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道路之际,BBC记者吉姆·缪尔曾在报道中悲观地写道,安南开始的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看起来短期内难见成效,可叙利亚的前路已被战争的硝烟笼罩。

  3月26日,土耳其关闭了位于大马士革的驻叙利亚大使馆,一名接近土耳其政府的消息人士对法新社记者说,关闭大使馆是土耳其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释放强烈政治信号”。

  同一天,叙利亚政府开始限制18~42岁之间的成年男子离开国境。

  此前一天,在韩国出席核安全峰会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援助方面达成了一致。双方将向叙利亚反对派和民众提供人道主义物资以及非致命装备。

  两国都对军事干预叙利亚不感兴趣,他们也担心武器会落入不法分子手中。

  可能会令西方媒体感到费解的是,就在安南斡旋未果的情势下,叙利亚政府军重新对霍姆斯的部分城区开始了一度中断的炮击。这让安南的努力,看上去是在悬崖边上进行。

  美联社甚至将此举与安南在俄罗斯访问时所说的那句“我想只有叙利亚人可以决定阿萨德让位的事情”联系了起来。

  3月26日,路透社与美联社双双公布了霍姆斯遭炮轰的视频,这个叙利亚的第三大城市浓烟滚滚,碎石纷飞,枪炮声不断。

  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转播了这两段视频。

  尽管叙利亚反对派组织“地方协调委员会”与叙利亚官方媒体的消息说辞不同,但双方的描述都指向了同一个事实——叙利亚全境各地大小冲突不断,双方各有多人伤亡。

  与此同时,叙利亚那些各自为政的反对派正齐聚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尝试在4月1日的第二次“叙利亚之友”会议之前,形成一个更加团结的统一阵线。

  正当叙利亚国内形势紧张之际,安南的斡旋看起来还在朝着积极的方向推进。根据台湾“中央社”的报道,就在3月26日土耳其驻叙利亚使馆关闭的同一天,安南接到了叙利亚政府的正式回应。他所提出的和平建议被接受了。 

  也是在那一天,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与安南会面之后说,他的国家全力支持安南的计划,因为这可能是“叙利亚避免漫长而血腥内战的最后一次机会”。

  得到了这样的支持之后,安南登上飞机,来到了中国。

  他很快就得到了温家宝的表态支持,一些观察人士相信,这也许意味着外部世界在关于叙利亚问题上的争执暂时告一段落。

  但人们无法肯定叙利亚会怎样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而这个74岁老人的努力,能否为叙利亚带来真正的和平,目前还很难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