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评论称日本强化西南防御为阻止我海军走向远洋

图片 1
资料图:日本电视台公布的中国海军潜艇活动视频截图

  8月2日,日本防卫相北泽俊美向内阁会议报告了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以下简称“新白皮书”)并获得批准。在对周边安全环境的分析中,新白皮书沿用了2010年12月出台的日本新《防卫计划大纲》(以下简称“新大纲”)的风格,再次将矛头对准中国,提出为对抗“中国威胁”,要加强防卫力量建设,重点强化西南方向的防御。

图片 2
2011年10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

  人民网北京8月3日电 (记者
黄子娟)当地时间8月2日,日本政府发表了2011年《防卫白皮书》,今年的《防卫白皮书》继续炒作“中国威胁”,称中国在与周边各国对立的问题上摆出了“高压姿态”。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在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一直主张建立和谐海洋秩序,目的是维护海洋权益,保护海上交通安全以及贸易通道的畅通,日本大可不必把中国看作重要“假想敌”,应该更加准确客观的看待中国海上力量发展。

  据日本《朝日新闻》称,新白皮书针对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无端指责中国军力建设的激烈言辞随处可见。如新白皮书花费大量笔墨对中国军费透明度的现状进行无端指责,称中国军费“数额增加快”且“用途模糊”。此外,新白皮书沿用新大纲的措辞,将其对中国军队的关注点从“中国军力的影响”变更为“中国军力本身”,并以地区乃至国际代言人的身份称中国的军力发展“正成为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忧虑事项”。新白皮书对2008年以来中国海军的活动予以详细描述,其中在谈到中国海军活动范围的拓展时,新白皮书称“中国今后将继续谋求活动领域的扩大化和常态化”。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度《防卫白皮书》的用词为“活动趋于活跃”。这一表述的升级表明,日本对中国海军动向的关注度和防范态度不断增强。在谈到去年9月发生在我钓鱼岛海域的撞船事件时,新白皮书首次措辞严厉地批评中国“态度高压强硬”,称日本今后在与中国外交的方向性上抱有“不安”,强调“日本有必要对中国海军舰艇的动向及活动据点的建设情况予以关注”。新白皮书首次增加了关于南沙部分的描述,在南海问题上有意拉偏架,表现出其欲在日美同盟基础上联手东盟构筑“对华包围网”的战略意图。

  2011年10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

  日本防卫白皮书分析称,中国正在急速推进海军空军的现代化、扩大在周边海域的活动。书中具体举出了以下例子:(1)中国舰队穿越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进入太平洋(2)中国国家海洋局的飞机异常接近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3)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南海存在主权争端。白皮书指出,中国“今后也将试图在东海、太平洋、南海扩大活动领域并使活动常态化”。

  为应对上述所谓“来自中国的威胁”,新白皮书提出要沿着新大纲所确定的路线推进防卫力量的建设,即建设一支“具备快反性、机动性、灵活性、持续性和多用性,为与军事技术发展相适应的高水平技术能力和信息能力所支撑”的“动态防御力量”。新白皮书对“动态防卫力量”进行了详细解读,称其为“以运用为焦点的防卫力量”,进一步深化了“动态防御力量”的内涵。具体到运用层面,则是要求以所谓的注重主动作为、突出实战运用的“实战威慑”取代以往的“存在威慑”。

  洪磊首先发布消息:

  李杰表示,日本防卫白皮书所举出的例子实际上是中国非常正常的举动,日方所指的“中国舰队穿越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进入太平洋”,这是中国舰队进入太平洋是历年进行的正常训练,穿越的航道不违反国际法。“中国国家海洋局的飞机异常接近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是中国在规定的管辖海域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可以反问一下,日本护卫舰多次尾随跟踪中国国家海洋局调查船,为什么反过来指责中国。“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南海存在主权争端”的问题,中国一直强调双边协商解决问题,并不需要第三国干预。

  新白皮书指出,“动态防卫力量”建设重点是加强对西南地区特别是离岛的控制,提出在这一方向“部署沿岸监视部队和运输机等,并强化应对攻击的训练”。这预示着“强化西南岛屿的防卫态势”和“在处于防卫空白的离岛配置部队”将成为今后日本防卫政策的重点动向。日本此举的目的十分明确,用日本媒体的话说:阻止中国海军走向远洋。对此,我们有理由保持关注。

  应俄罗斯总理普京邀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于11月6日至8日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次会议。

  李杰分析指出,日本是一个岛国,海上力量是日本国防力量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所以它对其它国家,尤其对中国的海上力量更为关注和担心,实际上日本大可不必把中国作为重要“假想敌”,因为中国一直主张建立和谐海洋秩序,目的是维护海洋权益,保护海上交通安全以及贸易通道的畅通,其它国家应该纠正某些错误思维,更加准确客观的看待中国海上力量发展。

  近年来,在中日两国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下,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取得长足进展,两国政治和安全关系总体向好。在此背景下,日本却置两国关系发展大局于不顾,出台带有浓厚“冷战思维”的新白皮书。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日本置中国近年来不断加强军事透明度的努力于不顾,非要顽固地重弹“中国威胁论”的老调?为什么日本置中国的善意于不顾,不断强化针对中国的兵力部署,谋求对抗而不是和平呢?

  明天下午3点40分,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将就温总理出席此次会议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欢迎大家出席。当天例行记者会暂停。

  究其原因,是因为在日本国内,存在着一股背离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右翼势力,他们固守着“冷战思维”,企图通过围堵和遏制等手段延缓或阻碍中国的和平发展。他们之所以对中国军事发展动向如此关注,且对中国正常的军力建设无端指责,借机强化西南方向的兵力部署,一方面体现出对中国力量发展的“焦虑”和强烈戒备心理,另一方面也是以另一种形式散布“中国威胁论”,为自己发展军事力量寻找借口。对于日本方面这种不顾中日关系大局,恶意以“中国威胁”为借口推进其防卫政策调整与防卫力量建设,谋求突破“专守防卫”军事战略方针的做法,我们不得不保持高度的警惕。

  问:请介绍吴思科特使访问叙利亚相关情况。中方认为叙利亚政府对解决当前局势危机应作何努力?

  答: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于10月26日至28日访问了叙利亚,分别会见了叙副总统沙雷、外长穆阿利姆以及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和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负责人,就叙利亚局势深入交换了意见。

  吴思科表示,中方高度关注叙利亚局势发展,认为当务之急是叙有关各方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立即停止一切暴力行动和流血冲突,尽快缓解紧张局势。同时,叙政府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叙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叙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叙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国际社会应尊重叙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审慎、妥善处理叙问题,共同推动叙局势走向缓和,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中方赞赏并支持阿盟在叙问题上发挥积极和建设性的作用。中方在叙问题上秉持公正立场,愿继续为推动叙局势恢复稳定、实现叙人民福祉而努力。

  叙利亚有关方面表示,赞赏中国在叙问题上的立场和所发挥的建设性作用,表示愿积极推进改革与对话进程,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叙利亚问题。

  问: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会议即将在京举行,请介绍有关日程以及中方目标。

  答:10月31日至11月1日,“基础四国”第九次气候变化部长级磋商会议在北京举行。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率团与会,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李燕端出席会议。巴西、南非、印度的相关主管官员与会。会议将就年底德班会议前景和谈判中的重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南非德班气候变化会议召开在即,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确定、延续京都议定书,发达国家应对于第二承诺期作出明确指标承诺,这是德班会议取得成功的关键。

  问:中方对于援助欧洲应对欧债危机是否完全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是否希望欧洲在其他方面给予中方回报?

  答:中方欢迎欧盟峰会就应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达成共识,这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恢复欧盟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为欧洲一体化注入新活力。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欧盟和欧元区经济保持健康稳定,对于全球经济具有重要意义。中方支持欧盟采取积极措施应对其挑战,愿意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为稳定国际金融市场,促进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作出努力。

  问:据报道,美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发表报告称有中国军方黑客曾干扰美卫星系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美国国会这个委员会一直带着有色眼镜观察中国,该报告无中生有、别有用心,不值一驳。

  中国也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反对包括“黑客攻击”在内的计算机网络违法犯罪行为。

  问:朝副外相金桂冠、韩六方会谈代表林圣男将分别访华,请介绍其与中方会晤情况。另外,请介绍中老缅泰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答:中方一直与六方会谈有关各方保持着联系,关于你提到的相关会晤,我们将适时发布消息。

  为尽快彻底查清中方船员在湄公河水域遭枪杀案件,推动建立中老缅泰湄公河执法安全合作机制,有效维护湄公河流域航运安全秩序,确保四国船舶和人员安全,今天,中老缅泰在北京举行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中国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泰国副总理哥威,老挝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当斋,缅甸内政部部长哥哥将分别率团出席。

  昨晚,孟建柱国务委员已分别会晤与会的其它国家领导人。孟建柱国务委员指出,湄公河航道是沿岸国家经贸往来的重要通道,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最重要的运输通道之一。为切实维护湄公河流域航运安全,中方倡议召开此次会议,共同磋商加强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打击跨国犯罪、维护国际航运安全的具体措施。

  关于今天会议的具体情况,我们将适时发布消息。

  问:报道称,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近日称在中越争议海域发现油气,请问中方是否会就此向越方提出交涉,要求停止美孚和越南的相关合作协议?

  答:任何外国公司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在中国管辖海域从事油气活动,这一立场是明确一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